佐川萌:快递小哥的微笑 日本主妇的期待_国际新闻_大众网

发布时间: 2017-08-09    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浏览次数:

  在日本的大街小巷,几乎举目可见身穿蓝白条纹制服的帅气快递小哥。他们是日本大型快递公司佐川急便的员工。

  写真集《佐川男子》照片

  “颜值高”和“飞毛腿”已成为佐川急便快递小哥的代名词。他们甚至登上过日本的人气时尚杂志。

  日本女孩创造了“佐川萌”一词来形容签收快递时看到的佐川小哥萌萌笑容,以表达对他们的喜爱之情。

  【“我很喜欢这份工作”】

  记者近日走访了位于东京涩谷区的一家佐川急便营业所。在这间30平米左右的屋子内放着数百件快递信件和物品,小哥们在房间内迅速整理快递件,再搬到货车上,没时间和记者讲话。一出房间,他们便健步如飞奔向各个投递点,不敢有一丝耽搁。

  在午休间隙,营业所主任阿部隆(化名)和记者聊起快递员的苦与乐。

  29岁的阿部隆阳光帅气又健谈。他说,他在佐川急便工作了近10年,从一名19岁的快递小哥逐步走到现在的营业所主任。

  “我热爱这个职业,会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  “我在学校主修体育专业,平时也喜欢运动。这份职业可以到处走动,还可以锻炼身体,我非常喜欢。”阿部隆边说边向记者展示手臂黝黑健硕的肌肉。

  阿部隆说,他每天要分别送出和接收约100个快递件。“飞毛腿”是佐川急便的商标,也象征着他们忙碌的工作状态。

  【打造“佐川萌”】

  佐川急便1957年在日本京都成立,由一辆三轮车起家,现已发展成为日本第二大物流公司,在日本拥有超过400家营业所、约2.5万辆车和4.7万名员工,以“快捷、可靠、礼貌”闻名于日本。

  佐川急便网站视频截屏

  日本杂志《AERA》2011年刊登《傍晚6点是佐川萌时间》,之后日本电视台多档节目介绍了佐川急便的帅哥快递员,“佐川萌”一词由此诞生。

  《佐川男子》和《佐川萌》封面

  佐川急便顺势发行写真集《佐川男子》,从旗下所有快递员中精选出50人,在写真集中展现他们平时送货工作等英姿。

  写真集《佐川男子》照片

  由于写真集销售火爆,佐川急便的快递小哥人气飙升,一时间成为日本偶像。不少家庭主妇期待收快递时遇到微笑的佐川小哥。

  写真集《佐川男子》照片

  【一周休三天 带薪假不少】

  谈到自己的薪资,阿部隆说,他在管理岗位月入15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9100元),除了每个月公司规定必须休息的9天到11天,他还有40天带薪假期。

  由于工作辛苦且日本劳动力逐年短缺,快递业人手紧张。为了提升企业吸引力、减少离职率,佐川急便今年引入“周休三天”制度。

  在此制度下,司机每天平均劳动时间定为10小时,长于“周休两日”制的8小时,即每周休三天,但总劳动时间不变。

  与“周休两日”制相同,“周休三日”制的司机也采取倒班制,结合本人意愿和业务点忙碌状况确定工作日,收入水平不变。据说,另一家日本大型快递企业雅玛多运输也在考虑引入该制度。

  雅玛多运输的车辆

  【没精力多说一句话】

  雅玛多运输的营业所距佐川急便营业所不远,也是30平米左右的房间,堆满大大小小的快递物件,工作人员紧张地忙碌着。快递员们时不时出来猛抽几口烟,再回去继续工作。

  记者走上前和一名正在抽烟的快递员聊起来。

  三十多岁的谷川(化名)也是因为喜欢运动,才选择了快递业。

  谷川说,他的工作非常辛苦,从早上7点多就开始工作,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左右,中午只有很短暂的休息时间,无法和记者讲太多。

  对他来说,这一两分钟的抽烟时间十分珍贵,似乎跟记者多说一句话都耗费他太多精力。

  【服务细致】

  日本的快递业非常发达。从电子产品、易碎物品到鲜花和活鱼等等,可快递物品五花八门,还有专门的冷藏服务。

  针对易碎品,快递公司会细致包装,不仅贴上易碎品标识,还给葡萄酒标出方向,确保酒瓶口一直朝上。

  在卸载货物时,快递员轻拿轻放,小心搬运,下雨天还会给货物裹上塑料包装纸,防止被淋湿。

  【要求严格】

  为了保证服务质量,几乎每家快递公司都有自己的制服和社训,整齐划一,对员工要求极为严格。

  快递员会严格按照派件时间派送,偶尔出现差错、派件不及时,会郑重向客户低头道歉。

  阿部隆说,佐川急便的快递员年龄大多在20岁到45岁之间,超过45岁很难在公司谋得正式岗位,只能选择打工。

  风华正茂加上经常锻炼,难怪佐川急便的快递小哥普遍形象好。

  阿部隆说,如果选择每天加班的话,他的薪水会更多,因为加班1小时的收入是1000日元到1200日元(约合人民币60元到73元)。不过,他显然更满足于目前的工作状态。

  他告诉记者,虽然自己的收入在日本并不算高,但是平日都穿制服,除了房租和餐饮以外,也没有太多别的花销,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让他每天感到充实快乐。(文中图片除说明外,均为马峥拍摄;记者马峥,编辑吴铮,庄思齐对本文也有贡献,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)